2019年父亲节作文大全-父亲的照片

发布于:2021-06-22 23:33:07

父亲节大全父亲的照片 在 那 个 下 着 小 雨 的 傍 晚 , 我 突 然 觉 得 很 想 出 去 走 走 。 不 带 伞 , 就 这 么 出 去 走 走 。 想 听 听 下 雨 天 里 温 婉 的 松 风 声 , 想 在 松 风 声 里 感 觉 一 下 自 己 的 心 跳 , 感 觉 一 下 那 种 alive 的 幸 福 。 也 许 , 幸 福 只 是 一 种 不 再 寂 寞 的 感 触 。 在 风 里 雨 里 呼 吸 着 , 没 有 人 陪 伴 , 也 不 会 再 觉 得 孤 独 。 所 以 , 我 悄 悄 地 走 出 了 家 门 。 没 有 带 伞 。 冬 天 的 风 是 很 犀 利 的 , 犀 利 得 让 雨 都 会 哭 泣 。 多 少 次 , 在 牛 奶 的 馨 香 里 , 我 把 一 笔 笔 稿 费 交 给 了 爸 爸 。 我 要 让 他 知 道 , 我 是 个 不 会 让 他 失 望 的 儿 子 。 我 相 信 爸 爸 是 了 解 我 的 理 想 的 。 他 不 会 过 多 的 干 涉 我 的 决 定 , 不 论 合 不 合 他 的 心 意 , 他 都 会 尊 重 我 的 决 定 。 在 我 的 严 厉 , 他 不 是 一 个 专 制 的 父 亲 , 他 明 白 我 。 虽 然 我 没 有 哭 泣 , 但 我 知 道 , 我 正 在 风 里 颤 抖 , 像 一 片 在 风 里 飘 摇 的 叶 子 。 无 助 。 茫 然 。 今 天 , 在 某 个 不 经 意 的 瞬 间 , 我 看 见 了 爸 爸 头 上 的 白 发 。 一 根 根 , 很 招 摇 地 闪 着 , 闪 着 , 闪 得 就 像 松 叶 第 1 页 共 6 页 尖 上 结 起 的 冰 晶 。 那 样 的 闪 , 对 于 我 而 言 其 实 是 一 种 莫 大 的 伤 害 。 因 为 我 看 到 的 岁 月 的 流 逝 已 经 带 走 了 那 个 曾 经 年 轻 的 爸 爸 , 那 个 曾 经 让 我 崇 拜 的 爸 爸 。 所 以 , 我 站 在 这 样 犀 利 的 风 里 , 学 着 忧 郁 。 透 过 密 密 的 雨 线 , 我 看 见 了 一 个 熟 悉 的 身 影 奔 跑 着 , 穿 过 风 雨 。 是 的 , 那 是 爸 爸 。 他 看 见 了 我 , 递 过 来 一 把 雨 伞 , 微 喘 着 说 : “ 早 点 回 家 吧 , 外 边 挺 冷 的” 。然 后 转 身 , 跑 进 了 那 片 没 完 没 了 的 雨 里 。 时 间 , 在 那 一 瞬 间 停 了 下 来 。 我 用 眼 睛 按 下 了 记 忆 的 快 门 , 卡 下 了 那 个 曾 经 熟 悉 的 背 影 。 爸 爸 的 背 影 , 像 一 片 没 有 预 告 的 风 景 , 匆 匆 地 消 逝 在 眼 前 这 片 流 淌 的 松 风 声 里 。 突 然 , 我 觉 得 有 一 点 失 落 , 因 为 爸 爸 那 向 来 少 得 可 怜 的 语 言 。 我 努 力 地 搜 索 着 , 搜 索 着 存 在 记 忆 里 的 关 于 爸 爸 的 照 片 , 然 后 发 现 了 一 片 类 似 的 风 景 。 那 是 三 年 前 的 那 个 冬 天 , 是 个 飘 着 雪 花 的 冬 天 。 爸 爸 每 天 总 是 准 时 5 : 30 起 床 , 然 后 出 门 , 到 三 里 以 外 的 奶 牛 场 去 为 我 取 第 2 页 共 6 页 奶 。 我 总 是 说 他 是 多 此 一 举 , 何 必 自 己 天 天 跑 , 多 拿 几 毛 钱 让 人 家 天 天 送 , 不 是 要 减 省 很 多 麻 烦 吗 ? 可 爸 爸 从 不 正 面 回 答 我 的 这 个 问 题 , 只 是 默 默 地 把 牛 奶 倒 进 锅 里 , 煮 沸 , 端 到 我 的 面 前 , 然 后 出 门 , 上 班 。 那 时 的 我 常 常 趴 在 阳 台 上 , 偷 偷 地 望 着 爸 爸 的 背 影 , 望 着 背 影 渐 渐 远 去 , 用 眼 睛 拍 下 记 忆 的 照 片 。 看 着 爸 爸 的 背 影 在 风 雪 里 渐 渐 模 糊 , 消 失 。 我 突 然 有 了 感 动 的 知 觉 。 于 是 , 我 开 始 相 信 了 父 爱 的 深 沉 , 相 信 了 风 雪 无 法 掩 盖 的 真 实 , 相 信 了 松 风 声 里 消 需 要 的 是 什 么 , 明 白 我 追 求 的 是 什 么 。 就 像 当 初 我 执 意 要 去 学 * 武 术 一 样 , 爸 爸 没 有 说 一 句 反 对 的 话 。 他 只 是 告 诉 我 , 无 论 做 什 么 , 想 好 了 就 可 以 , 还 要 对 得 起 自 己 , 毕 竟 生 命 只 有 一 次 。 那 一 次 , 我 在 爸 爸 的 眼 睛 里 看 见 了 不 曾 有 过 的 坚 定 。 那 种 坚 定 , 让 我 觉 得 我 的 心 和 爸 爸 的 心 其 实 离 得 真 的 很 * , 很 * 。 记 得 张 小 娴 曾 经 说 过 : “ 世 间 上 最 远 的 距 离 , 不 是 天 涯 海 角 , 而 是 我 在 你 身 边 , 你 却 不 知 道 我 爱 你。 ”也 许 , 爸 爸 从 来 都 是 离 我 最 * 的 人 , 只 有 由 于 我 的 第 3 页 共 6 页 后 知 后 觉 , 才 让 我 误 以 为 我 们 曾 经 离 得 很 远 很 远 。 在 风 里 站 久 了 , 我 的 腿 有 些 麻 了 。 看 着 渐 渐 暗 下 来 的 天 色 , 我 决 定 回 家 了 。 没 有 撑 开 爸 爸 送 来 的 雨 伞 。 下 雨 天 里 的 松 风 声 , 有 些 遥 远 , 有 些 伤 感 , 有 些 * 日 里 不 曾 有 过 的 忧 伤 。 它 的 流 淌 ,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