浅谈杜甫笔下的儿童形象

发布于:2021-06-23 00:01:15

维普资讯 http://www.cqvip.com _\ 中 舌 回  研   众多的诗人中,杜甫应该是 比较突出的 ,为什么诗人对于儿  童表现 }这样一种长久 的兴趣呢?高度的责任感应该是一个  } } 重要的原因。杜甫的许 多描写儿童 的诗歌是以 i h己流亡生活  为基本素材 的,试想在那样一种艰难 的环境下,不是把孩子  浅谈杜甫笔下的儿童形象   0 张 延 波  当成 是可怕的 累赘 ,而是字 里行间充满 着一种仁 慈宽厚的  爱 ,充满着对儿童美好天性 的由衷欣赏 ,这本身就是一种责  任 的证 明 。   “ 仆夫穿竹语 ,稚子 入 云呼。转石惊魑 魅 ,抨 弓落 穴  鼯 ”,当诗人在 《 遣意三 首》中描写孩子的天真健康 、无忧  无虑 的活泼之态时 ,诗人的喜悦不是同样也溢于言表吗?更  为重要的是,从诗歌中我们可以看到, 诗人尤其对儿童道德上  杜甫,作为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在诗歌中对儿童  一 的进步 、生活 劳动能力的培养给予 了及时的训导,表现 出了   个 长者 的应有的责任 。   他注意敦促孩子们从事力所能及的劳动: “ 东有隙地, 墙   的刻画,同样是放在对他所在的那个严峻的社会现实 的批判  催宗文树 鸡  语境 中进行 。他总是通过描写儿童的悲惨 生活来揭露批判动  可 以树 高栅。避热 时来归 ,问而所 为迹 ” (《 卷 驱 荡不安的黑暗现实。在他的笔 F ,幼小的儿童承受着太多太  栅 》 ) , “ 耳 可 疗 风 , 童 儿 可 时 摘 ” ( 《 竖 子 摘 苍  , 堂下可 以畦 ,呼童对径始 ” (《 种高苣》 );他要  晕的苦难 ,他们 在战乱 中挣扎着 ,或东奔西跑 ,或饥寒交  耳》) “ 求孩 子们努力学* 曰常功课: “   呼俾取酒壶,续儿诵文选 ”   (《 小阁朝霁奉简云安严 明府》)  “ , 仗藜还拜客,爱竹遣儿  “ 兵草既未息,儿童尽 东征 ”,在 《 羌村三首》中诗人  秋清》) ;他更教育孩子们如何 为人处世: “   休怪 儿  这样写道,这 里虽然没有对儿童形象作更为具体的描写 ,但  书” (《 童延俗客 ,不教鹅 鸭恼 I  ̄ (《 : ” I : AI 将赴成都草堂有作先寄郑  个 “ ”字却写出了儿童对于战争的无从逃脱之苦,正当 尽     成长的时候,孱弱的孩 子却被赶进不该他们进去的军营,从  公五首》) 在杜甫诗 里,强烈的责任转化为深切 的爱,深切的爱最  此开始 了南征北战 !生死无常的战争生涯 ,对未成年的孩子  而言,这是何等的残酷 ! 长期的战乱给社会带来的是贫穷和   终落 实在对儿童 长久 的关注 与细致 的观 察 ,这是 诗人对 儿  迫,或厂横荒野 :   … 饥饿,诗人在他 的现实主义作品中没有放弃对在无穷无尽 的  奄 形象 刻 画 的 内在 的心理 逻辑 。这 样 一种 深 厚 的逻 辑起  点 ,使得他不仅 写他 们 的折 磨与苦难 ,也不仅写他们 的天  贫穷与饥饿中的儿童的关注 : “ *生所娇 儿,颜色 白胜雪 ,   见耶 背面 哭 ,垢 腻脚 不袜 ,床 前两 小 女 ,补绽 才 过膝 ”   真与 纯洁 ,更写他 们在苦难 的生活环境 中所表现 出来 的美    (《 北征》) ,这是久别的父亲回家时所看到的一幕 。白净细  好 的品性 。 在 《 北征》中,诗人刻画了这样…个在生活的煎熬中仍  嫩 的娇 儿娇女,本虑该打扮得漂漂亮亮、花枝招展才是,但  痴  贫困的现实只能使他们一个个蓬头垢面 ,衣不弊体 。 “ 女  然不失对美的*乎天性 的追求的女孩 ,令人感慨万分: “ 痴 女头 自栉,学母无不为。晓妆随手抹,移时施朱铅 ,狼藉画  饥 咬我,啼畏虎狼 闻。怀中掩其 口,反侧身愈嗔  小儿强解  事,故索苦李餐 ” (《 彭衙行》 ),这里写的是诗人携子 女  眉阁 ”,虽然没有蒙样 的化妆品,也不懂什么化妆之道,义  仓 皇逃难途中孩子们食 不果腹 的惨状 。更令人惨 不忍睹的  是在无家可归 的流亡途中,但正因为如此 ,姑娘的行为才显  茅屋 为秋风所破歌》那样  是: “ 入门闻号眺,幼子饿 已卒 ” (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  得那样的可爱 、可敬。即便是在 《 百字》) ,在 “ 朱门酒 肉臭 ,路有冻死骨 ”的白骨堆里就充盈  的诗作中,细心的读者也会感到,宽厚 的诗人在痛惜儿童人  着儿南的尸骨,而这少儿的尸骨 中甚至还有着 诗人 自己的儿  格异化的同时,对仍然留存在他们身上的稚子之气所发出的  公然 ”为盗的行为 中,诗人似乎也  子 !~个曾经还算 “ 生常免租税 ,名不逮征伐”的小官僚家  会心 的微笑,在儿童的 “ 庭 的子女尚且衣食不保,性命难存,普通人家的孩子更是可  看到 了他们未被老练世故的社会完全污染的本真之处 。于苦  难 中凸现孩子 的天性,一方面说明了这种天性的难能可贵,   想而 知 了 !   hi诗人决不是为写儿童而  诗人的深刻之处在  ,他于这种表面的物质的困苦之 下  另 一方面也体现 了诗人的 良苦用, 更进一步地触摸 到了那个时代 的社会现实对儿童心灵的严重  写儿童 ,他是将儿童的天性视作一种希望 、一种理想来和黑  摧残 : “ 门鸣雀噪 ,归客千里至。妻孥怪我在 ,惊定还拭  暗的社会现实进行对抗。这 正是诗人在 诗歌 中对儿童形象刻  柴   泪” (《 羌村三首》) ,这是的一 “ ”… “ ”,写尽了骨  画 的 高超 之 处 。 怪 惊 问过头再来看看诗人对那个随父母逃难,在长途中艰难  肉分离对于儿童心灵 的伤害。 “ 我在 ”应是高兴的事情,但  因为分离太久,儿女们早 已*惯 了 “ 我”的不在,他们在心  理上已经无法承受 “ 我在 ”的事实,于是便有了在常人看来  反常的 “ ”与 “ ”的心理反应。从某种意义 卜 怪 惊 来说,这  已经是一种心理上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