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厥性癫痫持续状态监护与治疗(成人)中国专家共识

发布于:2021-11-27 22:04:07

惊厥性癫痫持续状态监护与治疗(成人)中国专家共识
2014-10-30 08:45 来源:中华神经科杂志 作者:宿英英 字体大小 -|+
癫痫持续状态( status epilepticus,SE)是高病死率和高致残率的神经科常见急危重症。 据国外文献报道病死率为 3% -33%。中国西南部地区 SE 的病死率为 15.8%。早期规范的 药物治疗和系统全面的生命支持, 能防止因惊厥时间过长导致的不可逆性脑损伤和重要脏器 功能损伤,成为改变 SE 不良预后的关键。 2010 年欧洲神经病学学会联盟的《成人癫痫持续状态治疗指南》(简称欧洲指南)和 2012 年美国神经重症学会癫痫持续状态指南编写委员会的 《癫痫持续状态的评估与处理指南》 (简 称美国指南)相继发表,而迄今为止,中国尚无结合国内医疗现状和基于循证医学证据的相 关指导性文件。 为此,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神经重症协作组组织国内相关专家(神经科医师、神经重症 医师、临床药师)撰写了《惊厥性癫痫持续状态监护与治疗(成人)中国专家共识》,希望 对广大神经科医师、重症医学科医师、急诊科医师和临床药师的医疗实践有所借鉴与帮助。 撰写方法:对癫痫持续状态(成人)文献(1962 年至 2012 年 10 月,来自 Medline 数据库) 进行了检索与复*,采用 2011 版牛津循证医学中心证据分级标准进行证据级别确认和推荐 意见确认,对证据暂不充分,但专家讨论达到高度共识的意见提高推荐级别(A 级推荐)。 一、定义 癫痫持续状态( status epilepticus,SE):1981 年国际抗癫痫联盟( ILAE)分类和术语委员会 将 SE 定义为: 一次抽搐发作持续足够长时间, 或反复抽搐发作而发作间期意识未恢复。 2001 年 lLAE 分类和术语委员会修改 SE 定义为:发作时间超过该类型大多数患者的发作持续时 间,或反复发作,在发作间期中枢神经系统功能未恢复到正常基线。 随着临床试验和基础研究的不断深入,SE 发作持续时间的限定从最早的 30 min,逐渐缩短 至 Lowenstein 等提出的适合临床应用的操作定义,即每次惊厥发作持续 5 min 以上,或 2 次以上发作,发作间期意识未能完全恢复。 惊厥性癫痫持续状态( convulsive status epilepticus,CSE):在所有癫痫持续状态发作类型 中 CSE 最急、最重,表现为持续的肢体强直、阵挛或强直-阵挛,并伴有意识*òㄒ 识模糊、嗜睡、昏睡、昏迷)。 微小发作持续状态( subtle status epilepticus,SSE):是非惊厥性癫痫持续状态 ( non-convulsive status epilepticus,NCSE)的一种类型,常发生在 CSE 发作后期,表现为 不同程度意识*椋ɑ虿话椋┪⑿∶婕 ⒀奂 ⒅逶抖思∪獾慕诼尚猿槎缘缤枷允 持续性痫性放电活动。

难治性癫痫持续状态( refractory status epilepticus,RSE):当足够剂量的一线抗 SE 药物, 如苯二氮革类药物后续另一种抗癫痫药物(anti-epileptic drugs,AEDs)治疗仍无法终止惊 厥发作和脑电图痫性放电时,称为 RSE。 超级难治性癫痫持续状态( super-refractory status epilepticus,super-RSE):2011 年 Shorvon 在第 3 届伦敦一因斯布鲁克 SE 研讨会上提出:当麻醉药物治疗 SE 超过 24 h(包 括麻醉剂维持或减量过程),临床惊厥发作或脑电图痫性放电仍无法终止或复发时,定义为 super-RSE。 推荐意见 1.推荐 Lowenstein 的 SE 操作定义,以尽早开始 AEDs 初始治疗(A 级推荐)。 2.推荐 CSE 定义,以强调治疗快速跟进的重要性(A 级推荐)。 3.推荐 SSE 定义,以加强临床观察和脑电图监测,并指导后续药物治疗(A 级推荐)。 4.推荐 RSE 定义,以强化药物治疗和生命支持(A 级推荐)。 5.推荐 super-RSE 定义,以探讨有效治疗方法(A 级推荐)。 二、终止 CSE CSE 的治疗目标是迅速终止临床惊厥发作和脑电图痫性放电。 1998 年美国一项纳入 384 例 CSE 患者的多中心随机对照试验( RCT)研究显示:劳拉西泮(0.1 mg/kg 静脉注射)、或地 西泮(0. 15 mg/kg 静脉注射)后续苯妥英钠(18mg/kg 静脉注射)、或苯巴比妥(15 mg/kg 静脉注射)、或苯妥英钠(18 mg/kg 静脉注射),以上 4 种初始药物治疗方案的控制率分 别为 64. 9%、55. 8%、58. 2%和 43. 6%,其中劳拉西泮、地西泮注射后续苯妥英钠、苯巴 比妥的控制率相*(P=0.12)(2 级证据)。 2001 年美国一项纳入 205 例 CSE 患者的多中心 RCT 研究显示:劳拉西泮(2 mg 静脉注 射)和地西泮(5 mg 静脉注射)控制率分别为 59. 1%和 42. 6% (2 级证据)。2006 年印 度一项纳入 68 例 CSE 患者的 RCT 研究显示:丙戊酸(30 mg/kg 静脉注射)和苯妥英钠 (18 mg/kg 静脉注射)的控制率分别为 66%和 42%(P=0. 046)(2 级证据)。 2011 年印度一项纳入 79 例 CSE 患者的 RCT 研究显示: 左乙拉西坦 (20 mg/kg 静脉注射) 和劳拉西泮 (O.1 mg/kg 静脉注射) 的控制率分别为 76. 3%和 75. 6%(P=1.00) (2 级证据) 。 2012 年美国一项纳入 893 例 CSE 患者的院前多中心非劣效性 RCT 研究显示: 咪达唑仑 (10 mg 肌肉注射)和劳拉西泮(4 mg 静脉注射)的控制率分别为 73.4%和 63. 4%(P<0.01), 提示疗效相*(2 级证据)。 苯二氮革类药物初始治疗失败后可选择其他 AEDs 治疗。2007 年印度一项纳入 100 例地西 泮(0.2 mg/kg)2 次静脉注射控制 CSE 失败患者的 RCT 研究显示:丙戊酸(20mg/kg)和苯妥 英钠(20 mg/kg)静脉注射的控制率分别为 88%和 84%(P>0. 05)(2 级证据)。

2011 年中国一项纳入 66 例地西泮(0.2 mg/kg)2 次静脉注射控制 CSE 失败患者的 RCT 研究 显示: 丙戊酸(30 mg/kg)静脉注射后续静脉泵注(1-2 mg. kg-1. h-1)维持和地西泮(0.2 mg/kg) 静脉注射后续静脉泵注(4 mg/h)维持的控制率分别为 50%和 56%(P=0.652)(2 级证据)。 2010 年欧洲指南推荐初始治疗药物为劳拉西泮,或地西泮后续苯妥英钠。2012 年美国指南 推荐初始治疗药物为劳拉西泮,或地西泮,或咪达唑仑,或左乙拉西坦,或苯巴比妥,或丙 戊酸。 推荐意见 1.初始治疗首选劳拉西泮 0.1 mg/kg(1-2 mg/min)静脉注射。若无劳拉西泮,可选地西泮 10 mg(2-5 mg/min)后续苯妥英钠 18 mg/kg (<50 mg/min)静脉输注。若无苯妥英钠,可 选地西泮 10 mg(2-5 mg/min)静脉注射后续 4mg/h 静脉泵注,或丙戊酸 15-45 mg/kg(<6 mg. kg-1. min-1)静脉推注后续 1-2 mg. kg-1. h-1 静脉泵注, 或苯巴比妥 15- 20 mg/kg(50100 mg/min)静脉注射,或左乙拉西坦 1 000 -3 000 mg 静脉注射,或咪达唑仑 10 mg 肌肉 注射(静脉通路无法建立时;B 级推荐)。 2.首选药物失败,可后续其他 AEDs(D 级推荐)。 3.CSE 终止标准为临床发作终止,脑电图痫性放电消失,患者意识恢复。CSE 终止后, 即刻予以同种或同类肌肉注射或口服药物过渡治疗,如苯巴比妥、丙戊酸、左乙拉西坦、氯 硝西泮等;注意口服药物的替换需达到稳态血药浓度(5-7 个半衰期),在此期间,静脉药 物至少持续 24 h,并根据替换药物的血药浓度监测结果逐渐减量(A 级推荐)。 4.另外,CSE 治疗期间推荐脑电图监测,以指导药物治疗(A 级推荐)。 三、终止 RSE 一旦初始治疗失败,31%-43%的患者将进入 RSE,其中 50%的患者可能成为 super-RSE。 此时,紧急处理除了即刻静脉输注麻醉药物外,还须予以必要的生命支持与器官保护,以防 惊厥时间过长导致不可逆的脑损伤和重要脏器功能损伤。 2002 年美国一项纳入 193 例 RSE 患者的系统评价(回顾性队列研究或病例报道)显示: 戊巴比妥(负荷量 13 mg/kg 静脉注射,维持量 0.25 -5.28 mg.kg-1.h-1)给药 1-6 h 的 癫痫复发率(8%)低于咪达唑仑 (负荷量 0.2mg/kg 静脉注射, 维持量 0.04-0.40 mg. kg-1. h-1) 和丙泊酚(负荷量 1 mg/kg)静脉注射,维持量 0.94-12. 32 mg.kg-1.h-1(23%;P<0.01); 戊巴比妥给药 6 h 后癫痫复发率(12%)低于咪达唑仑和丙泊酚(42%; p<0.01); 戊巴比妥(3%) 换药率 (首选麻醉剂治疗失败后更换另一种 AEDs) 低于咪达唑仑和丙泊酚( 21%; P<0.01); 麻醉剂注射 6h 后脑电图呈抑制模式的癫痫复发率(4%)低于仅临床抽搐控制的癫痫复发率 ( 53%;P<0.01)(2 级证据)。 2011 年瑞士一项纳入 24 例 RSE 患者的 RCT 研究显示:丙泊酚(负荷量 2 mg/kg 静脉注 射,并持续静脉泵注维持)和巴比妥类(戊巴比妥 5 mg/kg 或硫喷妥 2 mg/kg 静脉注射并 持续静脉泵注维持)药物以脑电图暴发抑制(抑制 5-l5 s)模式并持续 36-48 h 为目标的控 制率分别为 44%和 22%(P=0. 40),两药疗效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2 级证据)。

脑电图呈暴发抑制模式或等电位模式通常作为麻醉深度的目标, 因此, 持续脑电图监测尤显 重要(4 级证据)。关于 RSE 终止后如何选择过渡药物尚无相关研究。 推荐意见 1. 推荐选择咪达唑仑 (0.2 mg/kg 静脉注射, 后续持续静脉泵注 0.05- 0.40 mg. kg-1. h-1) , 或丙泊酚(2-3mg/kg 静脉注射,可追加 1-2 mg/kg 直至发作控制,后续持续静脉泵注 4- 10 mg.kg-1 h-1;B 级推荐)。 2.尽管戊巴比妥有证据显示疗效确切,但考虑到药物不良反应,故不作为常规推荐(A 级 推荐)。 3.推荐的脑电图监测目标为脑电图痫样放电停止,并维持 24-48 h(A 级推荐)。 4.RSE 终止后,即刻予以口服 AEDs,如左乙拉西坦、卡马西*(或奥卡西*)、丙戊酸 等单药或联合药物治疗。口服药物的替换需达到稳态血药浓度(5-7 个半衰期),静脉用药 至少持续 24 -48 h,方可依据替换药物血药浓度逐渐减少静脉输注麻醉药物(A 级推荐)。 四、终止 super-RSE super-RSE 因常用麻醉药物不能终止抽搐发作而正处于积极探索与研究阶段。 氯胺酮麻醉剂:有文献报道氯胺酮治疗 20 例 super-RSE 患者中,12 例有效,8 例失败(4 级证据) 。 氯胺酮最大的优点是心血管抑制的不良反应少, 但可能存在神经毒性 (4 级证据) 。 当常用麻醉药物治疗无效或不能避免严重心血管不良反应时可试用。 吸人性麻醉剂:有文献报道异氟烷或醚氟烷治疗 30 例 super-RSE 患者中,27 例有效,3 例失败(4 级证据)。异氟烷和醚氟烷最大的优点是容易掌控。当常用麻醉药物治疗无效时 可试用,但须衡量治疗风险,尤其是神经毒性等严重不良反应(4 级证据)。 免疫调节剂:有文献报道皮质类固醇(静脉注射甲泼尼龙 1 9,连续 3-5 d)治疗 37 例 super-RSE 患者中,31 例有效,6 例失败(4 级证据),但其最佳剂量、疗程和疗效均不 明确;静脉注射免疫球蛋白(0.4 mg.kg-1.d-1,连续 3-5d)治疗 43 例 super-RSE 患者中, 10 例有效,33 例失败(4 级证据);血浆置换(置换 1.0 -1.5 倍血浆容量,隔日 1 次,连续 5-6 次)治疗 14 例 super-RSE 患者中,12 例有效,2 例失败(4 级证据)。若考虑免疫介 导机制参与的 super-RSE,可尝试免疫调节治疗。 低温:低温治疗 super-RSE 的成人病例报道共 10 例,全部有效。低温治疗的理论基础是神 经保护和减轻脑水肿。低温(31 - 35℃)时需用麻醉药物,正是低温(持续 20 -61 h)与麻醉药 物的联合使临床抽搐发作和脑电图痫性放电有效控制。 低温和麻醉药物均有心律失常、 肺部 感染、血栓形成、肠麻痹、酸碱和电解质失衡等不良反应风险,但这些风险在轻度低温(32 -35℃)时可控(4 级证据)。 外科手术:外科手术病例报道 36 例,其中 33 例有效(4 级证据)。手术治疗不建议过早进 行,当药物治疗完全无效 2 周时可考虑。当 RSE 患者存在多个癫痫起源灶时,手术治疗须 慎重。

生酮饮食:2003 年和 2010 年分别报道了 15 例儿童和 4 例成人对生酮饮食治疗有效(4 级 证据)。通常的方法是禁食 24 h 后,予以 4:1 生酮饮食,同时避免摄入葡萄糖(密切监测 血糖、血 B 羟丁酸和尿酮体水*)。丙酮酸羧化酶和 β 氧化缺陷的患者禁用生酮饮食。生 酮饮食与皮质类固醇同时应用可抑制酮体生成, 与丙泊酚同时应用可出现致命性丙泊酚输注 综合征(4 级证据)。 推荐意见 1.推荐联合多种治疗方法控制 super-RSE,如氯胺酮麻醉和吸人性药物麻醉(请麻醉科协 助)、轻度低温、免疫调节、外科手术和生酮饮食等,但须权衡利弊(C 级推荐)。 2.联合治疗和手术患者须在神经重症监护病房( neuro-intensive care unit,NICU)严密监护 (A 级推荐)。 五、生命支持与重要器官保护 NICU 监护:已有大量临床研究显示:CSE 患者,尤其是初始苯二氮革类药物治疗失败者, 常因持续抽搐发作过长而出现多种严重并发症,如高热、低氧血症、高碳酸血症、肺水肿、 心律失常、低血糖、代谢性酸中毒和横纹肌溶解等;同时 AEDs 或麻醉药物的应用也可引起 多种药物不良反应,如呼吸抑制、循环抑制、肝功能损伤和骨髓功能抑制等(2 级证据)。 因此,须对 CSE 患者加强生命体征监测,加强脑电图监测,加强重要器官功能监测,并予 以生命支持与器官保护。已有相关指南建议:将 CSE 患者收入 NICU 或 ICU,以加强监护 与治疗。 脑功能监测与保护:CSE 患者反复惊厥发作后期可致临床发作不典型(抽搐局限化、幅度 减弱),或临床发作控制后处于 NCSE 状态,而其仍有可能影响预后。因此,有必要持续 脑电图监测,以发现脑内异常放电。2010 年美国一项对神经病学临床医师的调查显示:330 位医生中,83%至少每月使用持续脑电图 1 次,持续脑电图监测时间通常为 24h。 持续脑电图监测在获得痫性放电证据、 指导调整药物治疗策略, 尤其是判断麻醉药物剂量是 否达到脑电图目标方面极具优势。2013 年中国一项纳入 94 例 CSE 患者的前瞻性队列研究 显示:CSE 初始治疗后,持续脑电图监测到发作间期癫痫放电、周期性放电或 NCSE 时, 6h 内存在复发趋势(2 级证据)。 因此,所有 CSE 患者均应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完成脑电图监测,监测时间至少 48 h,即便 AEDs 减量,也须继续监测,以及时调整药物,预测癫痫复发。此外,还须加强减轻脑水肿 等其他脑保护措施。 呼吸功能监测与保护:多项 RCT 研究证实,CSE 患者在临床发作或初始 AEDs 治疗过程中 可出现呼吸抑制(5. 5% - 42. 2%),用药期间必须加强呼吸功能监测,必要时可行气管插 管和机械通气(2 级证据)。2013 年中国一项纳入 101 例 CSE 患者的 AEDs 不良反应分析 显示:地西泮和苯巴比妥均可导致呼吸抑制(5. 2%和 13. 0%),并须气管插管和机械通气 (2 级证据)。

对持续抽搐和麻醉药物应用患者,须即刻气管插管和机械通气(2 级证据)。RSE 或 super-RSE 患者因持续发作和持续麻醉药物或 AEDs 的应用,意识*奔溲映ぃ懿 管和机械通气时间延长, 从而导致患医院获得性肺炎或呼吸机相关肺炎风险增加, 由此必须 加强肺炎控制和肺功能保护。 循环功能监测与保护: 2012 年美国一项 893 例多中心 RCT 研究显示: CSE 患者经初始 AEDs 治疗后,低血压发生率为 2. 8% (2 级证据)。2013 年中国一项 101 例前瞻性队列研究显 示:CSE 患者经初始 AEDs 治疗后,低血压发生率为 7. 9% -8. 7% (2 级证据)。 2011 年瑞士一项 23 例 RCT 研究显示: RSE 患者经麻醉剂治疗后, 低血压发生率 52. 2%(2 级证据)。因此,无论 AEDs 还是麻醉药物均须监测血压,必要时予以升压药物。 肝功能监测与保护:2007 年印度一项 100 例 RCT 研究显示,经丙戊酸治疗的 CSE 患者肝 功能异常(丙氨酸转氨酶增高)发生率为 4%(2 级证据)。2012 年印度一项 79 例 RCT 研究显示,经劳拉西泮治疗的 SE 患者肝功能异常发生率为 6.3%(2 级证据)。 2013 年中国一项 101 例前瞻性队列研究显示,经丙戊酸和苯巴比妥治疗的 CSE 患者肝功 能异常[血氨升高和(或)丙氨酸转氨酶升高]发生率为 25%和 21. 7%,但无一例高血氨脑 病发生(2 级证据)。由此提示,用药期间须加强肝功能监测与保护。 胃肠功能监测与保护:原发疾病、癫痫发作后状态和 AEDs(或麻醉剂)均可引发神经性胃 肠动力*2008 年澳大利亚一项 36 例危重症患者临床研究显示:应用咪达唑仑联合吗 啡患者的胃潴留发生率为 95%,应用丙泊酚患者的胃潴留发生率为 56% (P<0.01)(2 级证 据)。因此,应用麻醉剂时须监测胃肠动力状态,控制胃残余量< 100ml,必要时改鼻胃管 为鼻肠管喂养或肠外营养支持。 骨髓功能监测与保护:2011 年中国一项 66 例 RCT 研究显示:经丙戊酸治疗的 CSE 患者 中,1 例发生骨髓抑制,但未经特殊处理,停药后 1 个月逐渐恢复正常(2 级证据)。2012 年印度一项 79 例 RCT 研究显示:经左乙拉西坦和劳拉西泮治疗的 CSE 患者血小板减少发 生率分别为 l7%和 5%(2 级证据)。因此,用药期间须监测周围血象,必要时药物减量或 更换药物。 内环境监测与维持:CSE 患者经常出现内环境紊乱,如呼吸性或代谢性酸中毒(35%)、高氮 质血症、高钾血症、低钠血症、低血糖或高血糖等,其不仅直接导致神经元损伤,还会引起 其他多器官功能损伤。因此,监测和维持酸碱与电解质*衡十分重要。 通常代谢性酸中毒随着发作的终止而迅速改善, 故不强调过早应用碳酸氢钠溶液。 但对持续 大量静脉输注以丙二醇或甲醇为溶剂的巴比妥类药物或麻醉剂患者, 一旦出现高阴离子间隙 性酸中毒,应考虑丙二醇或甲醇中毒可能,须停药或换药。 体温监测与控制:CSE 患者经常伴随高热,并导致神经元损伤和多器官系统功能损伤。因 此,有必要进行核心(膀胱或直肠)体温监测,以指导体表降温或血管内降温的实施。 血药浓度监测与指导:有条件情况下,对静脉输注 AEDs 患者进行药物血药浓度监测,若血 药浓度超出参考值范围,须注意临床和实验室检查变化,监测可能出现的药物不良反应,并 及时予以处理。

推荐意见 1.CSE 患者在急诊初始治疗期间须加强监测与治疗;初始治疗失败后,须尽早收入 NICU (A 级推荐)。 2.CSE 患者初始治疗后,需持续脑电图监测至少 6h,以便发现脑内异常放电或 NCSE; RSE 患者麻醉剂治疗时,需持续脑电图监测至少 24 -48 h;SE 和 RSE 患者在 AEDs 或麻 醉剂减量过程中,仍需继续监测持续脑电图;其目的在于及时调整治疗方案(B 级推荐)。 3.加强其他脑保护措施,特别是脑水肿的监测与降颅压药物合理应用(A 级推荐)。 4.CSE 患者需行呼吸功能监测,如呼吸运动(频率、幅度和节律)、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 (气管插管患者)、脉搏氧饱和度和动脉血气等,必要时气管插管和(或)机械通气;加强 肺炎的预防与治疗(A 级推荐)。 5. CSE 患者需行循环功能监测, 特别是血压的监测, 必要时给予血管活性药物支持治疗 (A 级推荐)。 6.CSE 患者需行肝功能监测,必要时予以降血氨和降转氨酶药物治疗(B 级推荐)。 7.CSE 患者需进行胃肠功能,特别是胃肠动力功能的监测,必要时予以鼻肠管喂养或肠外 营养支持(B 级推荐)。 8.CSE 患者需进行骨髓功能监测,必要时减药或换药(B 级推荐)。 9.CSE 患者需进行内环境监测,维持水、电解质*衡;对常见的低钠血症予以限水和(或) 高渗盐补充,但需控制血浆渗透压升高速度,避免渗透性脑病发生;通常不需过早应用碳酸 氢钠纠正酸中毒,但对丙二醇或甲醇中毒引起的酸中毒,需停药或换药(D 级推荐)。 10. CSE 患者需进行核心(膀胱或直肠)体温监测,以指导体表降温或血管内降温实施(D 级推荐)。 11.有条件情况下,可以对 CSE 患者进行 AEDs 血药浓度监测,以指导合理用药(D 级推 荐)。 六、预后追踪 2001 年美国一项 205 例 CSE 患者的多中心 RCT 研究显示:9.3%患者于住院期间死亡, 16. 9%患者出院时遗留神经系统后遗症(3 级证据)。2011 年中国一项 66 例 CSE 患者的 RCT 研究显示:10.6%患者住院期间死亡,25. 8%遗留症状性癫痫(3 级证据)。 2012 年印度一项 79 例 CSE 患者的 RCT 研究显示: 30.3%患者住院期间死亡 (3 级证据) 。 因此,有必要对 CSE 患者进行预后追踪,探讨影响预后因素,并提出改善预后建议。 推荐意见 对 CSE 患者进行*期或远期预后评估,探讨影响预后因素(B 级推荐)。

七、终止 CSE 流程 我们将终止 CSE 的整个流程总结为图 1。

执笔:宿英英、黄旭升、潘速跃、彭斌、江文、田飞、陈卫碧、任国* 中华医学会神经病学分会神经重症协作组专家和相关领域专家(按姓氏笔画顺序排列):云 南省第一人民医院 (丁里) ; 山西医科大学第一医院 (牛小媛) ;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 (王 玉*) ;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(王拥军) ;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(王学峰) ;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 (王育琴) ; 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 (江文) ;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(刘 鸣);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(刘丽萍);青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(李连弟); 吉林大学第一医院(吴江);北京大学第一医院(吴逊);中南大学湘雅医院(肖波);温 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(张旭);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(张猛);四川大学华西医 院(周东);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(赵钢)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(胡颖红);复 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(洪震);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(贾建*);内蒙古自治区人民医院 (袁军);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(黄卫);解放军总医院(黄旭升);中国医学科学院北 京协和医院 (崔丽英) ;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 (宿英英) ;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(韩

杰)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院(彭斌);解放军总医院(蒲传强);广州医科大学附属 第二医院(廖卫*);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(曾进胜);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(潘速跃) 志谢本共识撰写过程中, 相关领域具有丰富经验的神经重症专家、 癫痫病学专家和临床药师 完成了初稿、讨论稿和修改稿的反复修订与完善,在此一并表示诚挚的感谢 文章摘自《中华神经科杂志》2014 年 9 月第 47 卷第 9 期 P661-664 文章作者:宿英英

编辑: journal003
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